• 2009-10-13

    我真的觉得都一样 2009-08-25 - [所思所想]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denshil-yu-logs/48291171.html

            今天上去自己一个人去开了一个会,会议内容是本人半个月之前仅用一天时间做的投光灯/路灯造型。工程师用ProE(会议的电脑上显示的是破衣.exe,哈哈)进行了结构上的推敲,会议主要是讨论结构的可行性,算是半汇报半讨论的会。

            打开ProE文件的那一刻我就有点儿想撞死,的确是丑。可是看起来又一样,可的确是丑。一群男工程师在我的前后左右不停的唧唧喳喳,伴随着窃笑,有人说,这个像苹果手机,不过是山寨的。我真是有点儿坐不住。他们在结构上讨论来讨论去,有人问,这个造型不行啊。蒋经理(会议主持人)说,这是领导定的他也没办法,说造型大家就不要讨论了,已经改不了了。我心说,我也没有办法啊!

            话说从我知道要做这个东西,第一次,不到3天时间,出两款灯,一个投光灯一个庭院灯(大家不用知道这都是什么,反正都是灯)。巧了,那正是上次就要回北京,峰单嘟嘟和我不到两天时间做了一个。回来以后说都不太行,又给了4天时间再做。那时候石老师刚刚给我们安排了一堆工作,本人一天时间,准确地说,半天时间,就跟我做国内比赛一样的,搞定。(话说我排版越来越厉害了,一个PPT5分钟……)后来说要给Philips用,一天时间改成路灯,改!同样半天搞定。

            算一算,用在这款灯具上全部的时间,一共不到一天。我真的没办法,每次都说,2~4天给我,最后那次甚至在前一天下班的时候说明天给他。就是这样的东西,后来交给结构工程师又做了将近半个月,之后拿出来讨论,然后说“山寨”。我有点儿鄙视山寨,但是说实话,我敢担保山寨手机开发设计的时间说不定都比这灯长!这样一个在初期设计外形的时候就没有充足的时间与工程师交流协调,在结构设计的时候又完全脱离工业造型设计师的设计,在它痛苦的分娩过程中,只能越来越畸形。

            很久之前,忘了工业系的那个老师说的,苹果公司的东西都是设计师说了算,设计师说表面不能有任何的螺丝孔和接缝,所以现在的Ipod都是拉伸铝之后再做再做。我应该骄傲啊,现在就是我说了算的,我说这里怎么样就怎么样,因为现在这里的人把我们当空降救援队一样。

            在讨论结构的时候,蒋经理问我,小于,你看这两个结构方案你觉得哪个好?我说,我看都一样。他说,那你觉得你喜欢哪个?我说,啊……我真的觉得都一样。

            不是我不配合,我说不出什么,一个一闪即逝的念头,一个建模2个小时渲染2个小时排版5分钟的东西,你让我说点儿什么?有多少料才能爆多少料。

            结尾,我还是挺佩服结构工程师的,能用“破衣”把那个造型做出来。但是,一个曲线,一个曲面,关键的不是看起来一样,而是,不论何时都那么“挺”。曲率上差一丝一毫,都已经不是那条曲线。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