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11-26

    2009~2010学年度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工业系教学检查 - [所思所想]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denshil-yu-logs/52252507.html

            一年一度的教学检查今天落下了帷幕,说是一年一度,由于我2年级所以只经历过这一次,这一次就可以让我铭记终生。我曾经下过决心,不在blog上说哪个老师不好,所以我不说哪个老师不好,我只说教学检查。

            其实我不知道教学检查应该检查什么,应该重点检查什么。我从收到邮件的那一刻(11月2日左右)就在想,我该在汇报的时候说点儿什么。一直到这几天,心里面忐忑着做着汇报的PPT,心里面暗暗的为分组沮丧着,一直到今天中午12点临走前才将将做好PPT,在往美院走的时候突然接到柳爷爷的短信说,检查表还要签字,我压根儿没填那个检查表,我一直以为那个检查表只要打印出来就行了。于是急急忙忙的签字,填表,甚至别人都开始说了我还没填完。我特别讨厌这样,就是明明觉得自己已经准备的完备了,结果发现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没有做,或者发现U盘里的PPT并不是最终版本,或者发现硬盘识别不了或者U盘坏了,总之就是那种千里之堤溃于蚁穴的情况,我都很讨厌。我一直想自己是第一个讲的,结果竟然是最后一个,我总结的那时候老师都要睡着了不会给我什么积极的建议。没想到今天最后一个讲还是很有好处的。

            Li Lei同学第一个讲的,第一个死的。老师明确的表明,你做了什么项目参加了什么workshop或者实习没有用,你连个笔记都没有,课堂作业是啥也不说。结果接下来的几个同志也很惨,老师说,你都不知道你的研究方向和你导师的研究方向有什么关系,你报专业的时候都不知道你导师是干什么的云云。我上去之前非常紧张,深深地害怕与老师们吵起来,所以我根据老师们说的有修改了好几次讲稿,并且把笔记都打印了。其实我挺反对打印这些东西的,只是为了给老师们看一眼就要打印几十页纸,很浪费质资源。但是后来转念一想,纸资源为了在这危难时刻就我一命也算是死得其所了,所以干脆都打印了。根据老师们提出的无数“问题”,我也都打好了腹稿,结果讲玩了老师竟然什么都没问,只是夸奖了我两句。

            我不喜欢这样啊!我再说我的实习、毕业设计和论文相互结合紧密,并且在阐述我的想法的时候老师竟然跟我说这部分不用说得这么详细,难道这时候的教学检查不就是为了看一看论文写得怎么样了么?我憋了一肚子的想法没倒出来,憋的我那个难受啊。

            结束之后我们租得跟别的组的同志们一起吃饭,别的组说老师们详细看了论文,老师们还说他们的论文都不行这样的话明年都不能参加答辩什么的,我靠,我宁愿老师说我的论文准备得不行,这样我还可以知道少什么,该怎么做。同一个大学,同一个学院,同一个系,只不过不同的教室和教师,差别怎么就那么大呢。

            教学检查应该检查的是这个研究生在这一年的学习的收获,应该选取最有意义的部分详细地说,学生在学习的期间最有感触地是什么,对某方面感兴趣,又是怎么做的。教学检查坚决不是程式化的检查你都上了几学分的课,这些课作业是啥,你看的书上面有没有画小杠杠!一肚子的话憋得难受,说话有点儿难听,其实最后我只是想说,我想听到的老师的评语没有听到,只听到了许多废话。

    分享到:

    评论

  • 坐下,认真品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