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年12月27日,中央电视台第二套节目播放了新一期《对话》栏目,主题是——《工业设计的创富魔力》。柳冠中教授参与了这一期节目,但是发言并不多,也许发言很多,但是播出来的并不多。与柳老师同席的有德国红点奖创始人、洛可可的老板、某医疗设备公司老板、某老板,主要被访人是工业设计促进协会的主席朱焘先生。

          看完了这一起栏目,我似乎可以从栏目中得到这么一个结论:在中国,“设计是什么”这个天问已经有结果了——设计是钱。

          我是本着凑热闹的心态和期待但却明知希望落空的复杂心态来看这一期节目的,开始我并不知道主题是“创富”,是“魔力”,我只知道的是,柳老师要跟全国人民讲工业设计了。不等节目结束,我的心情已经从期待的顶峰落到失望的谷底。在这一期节目中,“工业设计”只不过是一个定语,它就像“养猪”“种树”和“温州购房团”一样,紧紧的依附在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经济结构下,作为实现XX的一个手段,手段不分贵贱。而核心是“创富”。何谓“创富”,创造财富?

          全国上下所有人都在想,我该怎么才能更有钱。钱已经成为中国社会最重要的衡量标准。我也喜欢钱,我只参加那些有奖金的比赛。

          工业设计,的确可以为企业和公司创造巨大的财富。在设计管理与设计策略课程上,以及一系列的其他书籍上都可以看得到,紧紧占总成本百分之几的工业设计成本是怎么样在将来带来占总利润50%的利润的。工业设计好用,而且工业设计在内的设计类学科设置还可以帮助高校迅速致富,工业设计简直神了!

          但是这不是工业设计的全部,这只是工业设计众多内容和属性中的一部分。工业设计是将人与人造物,人造物与人造物联结起来的一个桥梁,这才是比较接近工业设计本质的解释。工业设计的最终目的并不是发家致富,而是使人们过得更好。(别问我“诗人们过得更好”和“发家致富”有什么区别!)

          央视是一个强势的话语权权威,央视说网游不好,网游就是不好;央视说美帝虎视眈眈,美帝就是虎视眈眈。央视找准了大家都关心的话题——钱,来吸引我们进入这一期“工业设计的故事”,可是看完了以后我们发现我们被骗了,我们只看到了钱,没有工业设计。柳教授在节目中紧紧发言两三次,其中比较长的只有一次,柳教授强调工业设计的目的,那目的不是工业设计本身,而是我们,人们。我相信柳教授还有更多的话,更多绝对有用的话,可是都没播,柳教授说话的时间还不如那个展示小音响的小姐说话多。于是,节目的最后,我们看到的只是有两个小主题——“工业设计是钱”,“你们得用工业设计”。

          其实工业设计目前在国内最尴尬的并不是没有人用工业设计,而是没有人认识工业设计。很多企业都用工业设计的,大家都知道工业设计好用,可是究竟怎么用,大家却并不知道,因为大家一致把工业设计当作致富的一个途径。所以现在“引进工业设计”就跟当年“引进国外技术”一样,成为“引进”的一个环节。最悲哀的是,工业设计甚至紧紧只当作给产品“穿衣服”的这个产品开发的最后一个阶段引进。

          十年前,我国就已经开始宣传工业设计,工业设计好用,能赚钱。十年过去了,我们还在宣传工业设计好用,能赚钱。

          那请问,谁来解释一下,中国有那么那么多的“设计农民”!